蜜糖吃双糖组

这儿蜜糖。

恭喜法国队🇫🇷🇫🇷🇫🇷

Vive la France!!!!

和男朋友置气六年的教训是下次吵架了要用哄的(上)

 法诞产物。短篇。坑先挖着。大概19世纪傻白甜。两个幼稚鬼吵架又和好的故事。
我爱弗朗吉。Vive la France!

00
      
        弗朗西斯穿好他的新晨装,对着镜子摆弄了番:镜中的男人的确称得上形貌昳丽光彩照人。他对自己的形象相当满意,抿嘴微笑,并在胸前别了朵胸花。

        这种行为换在安东尼奥或者基尔伯特身上他们肯定做不出来的。即使三个人都是有名的花花公子。他们绝对会说:“哦哦我就知道,弗朗吉绝对是个深柜男,从来没有见到过哪个男人对自己的仪表如此重视...gay,绝对的。”

       抛开弗朗西斯的取向暂且不提,他此番打扮完全是出于正当目的:他最最亲爱的姑妈-----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公爵夫人从比国回来了,打算为他策划一场二十岁生日舞会。

        他老早下好了帖子,今日就前去拜会并商讨此事。出了门,车夫早就在公馆门口候命。他不急不缓地坐稳后,马车才稳稳当当向前驶去。

        然后他就看到对面反方也驶来一辆带篷马车。车上坐着一个纤细的男人,全黑的三件套称得那张清瘦的俊脸更加苍白。

        弗朗西斯让车夫放慢速度方便在狭窄的小巷错车。出于礼貌,他假模假样地展颜尬笑:“亚瑟,早上好!能够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太巧了!”

        事实上一点也不能算是凑巧。因为亚瑟就住他隔壁,他们每天都能剑拔弩张地见上至少一面。

        而亚瑟听到他的问候,却是眯起了他的绿眼睛,嫌恶地别过头,生硬道:“还真是巧,波诺弗瓦。”这导致他的眉毛更加抢眼了。

        “......”好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臭屁什么,英国佬......!

        弗朗西斯在心里默默吐槽,狠狠记下一笔。虽然一出门就碰上亚瑟•柯克兰真的有够倒霉,但他并不想因为这个小插曲破坏了自己的心情。

-------------------------------------

01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男,二十岁未满,法国人,法学院大学生,特长是绘画与音律。凭着一张顶好看的脸和手头不菲的年息,常年混迹于各大沙龙与社交舞会。他被公认为最巴黎的巴黎人之一,总一副油滑做派。但因着他那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也不招人讨厌,反倒所有人都乐于和他结交。

        当然,他的好邻居兼好竹马兼好同学:亚瑟•柯克兰除外。他们除了小时候相亲相爱了一阵,之后就一直不对付。

        所以,那天他兴致冲冲赶到弗朗索瓦丝那儿赴约商讨舞会一事,却从姑妈那儿拿到了一幅注明"亚瑟柯克兰先生亲启"的请柬时,任何言语都无法阐释他那时的复杂心情。

        “姑妈?!您要我亲自去把请柬送到那个粗眉瘟神手里?”

        “怎么?不可以吗?”

        “谁都好,但我真的不想他出现在我的舞会上!”

        “为什么?”弗朗索瓦丝公爵夫人涂上玫瑰红的两片唇瓣微翘,“难道你们不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吗?我还记得你小时候穿着小裙子,脆生生地指着亚瑟说‘我以后要嫁给柯克兰'...”

        看吧,又来了。弗朗西斯强忍住捂耳朵的冲动,苦笑:“姑妈......你应该知道我们之前......”

        “嗯?”索瓦丝挑眉,佯装不解,鸢尾色的眸子里却分明写着“我就是故意的”几个字。

        “好吧,你赢了,夫人。”他做了个投降的手势,只好接过请柬来。
     

       

        亚瑟•柯克兰,男,二十岁,英国人士。他的父亲在桑菲尔德经营钢铁生意,为了扩展欧洲市场便把他送来法国,也顺带帮衬着这儿的几个分厂。他中等身高,是早产儿所以一直瘦瘦的,看上去的文弱模样倒也讨小姑娘喜欢。

        亚瑟是个典型的英国人。永远一丝不苟穿着三件套,并从来都保持适度严肃的面孔。除偶尔抽点烟以外没有任何嗜好-----无论是好嗜好还是坏嗜好。他和弗朗西斯简直就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除了皮囊都算不错,内容没有一丁点相像之处。

        所以,当一贯与他不和的弗朗西斯敲开他的门时,任何言语都难以阐释他的复杂心情。

        “你走错了吧?”英国人把门侍赶到一边,亲自把着门,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没有。我就是来找你的。”弗朗西斯故作轻松地说,其实他紧张得要命。自十四岁那年他们闹了别扭之后,他再也没有拜访过柯克兰。这次他登门简直就像要认输一样,气势都矮了一截。

        亚瑟的绿眼睛狼一样锁定着面前的男人,几乎要用眼神把他剜一个洞,“说吧,有何贵干啊?”

       “......”弗朗西斯手心涔出汗来。按道理他最擅长应付社交场合,根本不该如此紧张。可这回他的交际对象是亚瑟•柯克兰。一切就不一样了。

       他迎着对方赤|裸|裸的打量硬着头皮道:“我来请你去我的生日舞会。”

       不出所料,他看见了亚瑟手上的青筋。

       “你还有脸邀请我去参加什么舞会?波诺弗瓦,我真佩服你。”

       弗朗西斯这才体会到什么叫不做死就不会死。他后悔了。虽说他也不知自己是后悔六年前和对方吵架多一点,还是后悔如今厚着脸皮邀请他出席舞会多一点。

       “多谢夸奖。我也不想的,但是姑妈要我这么做。不然你以为我会这么做吗?别太自作多情了柯克兰。”他气鼓鼓地回嘴,想扳回一局。

       “哦,我可什么都没说,脑补过度的是你吧。”亚瑟闻言移开了视线,耳尖子微微发红。
       
       “既然如此我就不进来喝茶了,请柬我放在这,希望你能参加。”弗朗西斯说,故意拖长了语气让自己显得足够礼貌而不耐烦。

       随着法国人潇洒决绝地转身,尽全力给他留下一个遥不可及的背影,亚瑟甩上门,把声音弄得震天响。

---tbc

讲道理姆巴佩再怎么垃圾丝毫不影响我站定法国队的决心!!!而且帕瓦尔真的帅!!
希望决赛Dover互殴,最后弗朗胜出。
如果世界杯我奶准了最后两场,七月八月我磕爆波诺弗瓦!!!!!
Dover,老同盟,波旁夫妇,爱丽舍,自由组,西北风各一篇!!!!
我还要拉郎弗朗x于连/安灼拉!!!
并且把弗朗的格兰芬多/拉文克劳人设磕完!!!!
我就是伪球迷!!!!而我爱他。

初二那年补的复仇者联盟一。对洛基一见钟情。

他戴个大角鹿的头盔,身材颀长英挺,走路自带BGM,中二病都如此优雅,连发际线都显出志在必得。

妇联三我最喜欢他的一句台词是“那你杀了他吧。”

在我看来他就是残酷的,狡诈的,不折不扣的捣蛋鬼、恶作剧之神。

和扑在哥哥怀里要抱抱的小公主根本两码事。

更和“柔美”挂不上半点边儿。虽然他的确比较阴柔。

那个……锤星真的好好吃啊……?!!!!

段子

    3月26日22:23    

         当伊万布拉金斯基佯装不经意踏进这家酒吧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吊儿郎当地翘着腿跟酒保搭讪。那身上典型纽约直男式的T恤衫和运动裤让他在一群妖艳贱货中显得清纯宛若泥石流。

        酒保是个美人儿,年纪不见得比阿尔弗大多少,金发碧眼,衣着大胆,调酒手法老练。

        伊万打量了她一二,暗叹现在的女孩真是早熟。他走上前去,顺理成章坐到阿尔弗雷德身边。对方显然并不意外他的突然造访,对着漂亮酒保打了个响指:

        “艾米莉,再来一份…呃…你要什么?”

        “伏特加。”他说。

        男孩闻言露出讨厌的美式微笑来:

        “那就再来一份鲜榨橙汁吧!”





————————————
3月26日23:22

亚瑟站在门外,此刻他的心情很复杂。他的表弟,阿尔弗雷德,好像带了一个人回来。而且还是个男人。
现在他只能站在门外,思考着要不要这样闯进去。或许在门外站一会儿他们就好了,他想。

但事实上事与愿违,门内的二人似乎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而且还愈演愈烈。他完全听得见阿尔弗雷德孩子气的叫喊声。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弟弟是个bottom,如同他从未如此憎恨过这堵隔音效果糟糕透顶的墙。

“伊……伊万!!我靠……别弄……哈嗯……”
“不行。坏孩子要接受惩罚。”
“不就是开了个玩笑嘛??!!!!!诶诶…!别,不了…太多了!哈…咳……咳咳!”

不能忍。绝对不能忍。这是自己的家,自己有权利制止这场疯狂的闹剧。

亚瑟咬咬牙,拧开门栓,只见俄国男人正把衣衫凌乱的阿尔弗雷德按在餐桌上,给他

灌着美汁源果粒橙。

我混APH其实特别痛苦。
最火的CP:米英,露中,亲子分,花夫妇,初恋组,all耀,all英……
我他妈

一个都不吃/微笑/微笑/微笑

扩列的时候总遇到这样的情况:
“冷战特别好啊!!!”
“啊,那耀君怎么办?”
“求求你吃dover!!!”
“米英不拆!!!!法叔就给贞德吧!”
“极东兄弟好好好!!!”
“emmmm对不起,我不是很喜欢菊。”
“吃伊双子吗同志?”
“可是我觉得他们都是受诶!”
“伊比利亚来吗来吗?”
“啥?伊比利亚是啥?”

大家各抒己见非常棒,但是我真的贼蓝过了。我啥时候能吃个热门CP啊。(瘫

临时起意写的片段。蹩脚翻译风。没有想好后续剧情,所以可能没有后续。是个看不出CP的CP文……美国人和俄国人在法国赌博的事……国名出现次数太多就不打杠了。

土豪劣绅伊万x曾经有钱的破产少爷阿尔。借梗巴尔扎克。


————————————————OK?

如今的商界名流,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也曾有过一段声色犬马的日子。就如同所有纨绔子弟一样,他会为一幅拉斐尔一掷千金,会将三万法郎投注在无关紧要的赛马场上,他包养情妇、结交狐朋狗友,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呼风唤雨,俨然摄政王、黎塞留的作派。但好日子很快就到了头——他十九岁那年,父亲破了产,在留给他一间将被拍卖的公馆之后,饮弹自尽了。

当他揣着最后一枚可以挥霍的金洋进了一家不三不四的赌馆,还妄图试试手气时,他遇见了伊万·布拉金斯基:对方将近两万法郎全部压在了阿尔弗的反方向上。

所有的赌徒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场近乎荒谬的赌局:赌局的一端是一枚薄薄的金洋,另一端却堆着小山似的纸钞。那枚金洋的主人,面色苍白,一双蓝眼睛还透着娇生惯养涉世未深的单纯和年轻人特有的闯劲儿。

当骰子碌碌落地之后,观望台上那个绿瞳孔的西西里穷鬼,那个深色皮肤吊着酒瓶的西班牙人,那个吊梢眼咋咋呼呼的波兰佬……看客们瞪大了眼睛,恐怕连当年罗伯斯庇尔被砍头的盛况都搏不来他们这样的专注与兴奋。

所有人都等待着神迹——为了让那个稳赢十余场的俄国佬赔得一败涂地,他们宁可把两万法郎白白献给美国人。

然而很可惜,神从来不站在穷鬼这一边。骰子停了下来。

“红点,偶数,收注!”赌场帮手大声宣布道。庄家倒吸一口凉气,将一叠叠现钞甩到俄国人面前。

至于阿尔弗雷德,直到他看见那伸出来的钱耙子把他最后一枚拿破仑金币耙走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是输光了。象牙耙子碰到金币的时候,发出清脆一声,仿佛敲在他心上。金币向庄家面前的金子堆滚去。

阿尔弗闭了闭眼,但很快又睁开了。

“他现在一个子儿也没有了!他要去自杀的!”伊万身侧的立陶宛人动了恻隐之心,他近乎哀求地看着大赢家,“布拉金斯基先生,给他一枚金币吧。他真不该来这。”

“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是吗,托里斯?”伊万半带讥诮地笑了,仿佛在说:哦,请快去自杀吧,塞纳河就在出门左拐,五百米不到的地方。

但美国人听了这毫无怜悯之心的问答之后,却并没有像其他失败者那样失魂落魄,用令人心碎的目光寻求慰藉。他绽放出一个称得上灿烂的笑容来,嘴唇也重新显出珊瑚般红润的色泽。

伊万发誓他没错过美国佬朝他悄悄比的中指。

“先生们,我非常感谢你们对末路的英雄,也就是我,致以这样的关爱。但请容许我拒绝你们的施舍。的确,我现在称得上不幸。但我可以租两百法郎的房子,吃黑面包,每天只花二十五个铜板。自杀?那只是失败者逃避现实的傻瓜办法罢了。”阿尔弗雷德朝看台深深鞠了个躬,装模作样地吹了声口哨。

“非常精彩的演讲。”伊万道,言下之意是:你废话太多了。但他倒也的确被对方的伶牙俐齿弄得又气又笑。于是他便抓起自己面前的一叠现钞,朝吊儿郎当站着的年轻人扔去。

钱币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并准确无误地被我们的小英雄接住了。他瞟了眼俄国佬,然后毫不客气地把钱揣进荷包。

“您不是拒绝施舍的吗?输家先生?”

“我拒绝施舍,但我接受挑衅!”阿尔弗扬眉道,大摇大摆出了赌场。



——————TBC??FIN????———————

伊万:呵,男人,你的厚颜无耻成功勾起了我的兴趣。托里斯,给我查查这个人。

阿尔弗:请继续用钱砸我。

描改kiss唾…大概是阿尔被日前5秒。
本家sm5221754
一直觉得这手书太适合他们啦!!!!!

指绘的弗朗索瓦丝姐姐。玫瑰花是贴的素材。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风情。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可爱的女人。她是斯嘉丽,是瓦莱丽,是欧仁妮,是凯瑟琳,是克里斯汀,是约瑟安娜……不要妄图在书中寻找她,因为你会发现每一个女人都像她。
请容许我不要脸的蹭个弗朗哥哥的tag,因为最开始我是想画弗朗哥哥的(苦笑)